1. <form id='affcec'></form>
        <bdo id='affcec'><sup id='affcec'><div id='affcec'><bdo id='affcec'></bdo></div></sup></bdo>

            澳门威尼斯人

            来源:华宇娱乐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6-23 11:41:36

            此举很快收到了效果,11月3日晚11时,小琼留言给记者:“谢谢你的提醒。我准备回家。即使死也要死在家里。”她发来了一张照片作为纪念———一个美丽的大眼睛姑娘,一缕头发俏皮地垂下来,挡住了半张俏脸。

            她说自己感染的原因是在很小的时候输过血。后来又说自己被强奸过。一个月前身体出现了诸多的症状,如皮肤、口腔溃烂、咳嗽甚至痰里有血。随后,小琼发来了长达数千字的流浪日记《最后的日子》。日记里,小琼记录了自己曾经的种种寻死的细节和感受,其绝望的心情伸手可及。

            化验血液,却是最坏的结果,这样的花季女孩,这样的事实,真让人难以接受。

            11月4日下午,记者寻求南昌市公安局报警中心的帮助。报警中心立即根据有限的信息在网络上试图锁定对方,遗憾的是小琼拒绝添加对方,成都、南昌两地联动的第一次努力受挫。南昌当地媒体在查看了小琼的聊天记录后,立即行动,为了便于谈判和沟通,南昌江南都市报派出了经验丰富的留英回国女孩王梦娜,资深记者老袁在内的强大阵容与本报协作,寻找小琼的踪迹。

            就在大家为了小琼的安危担忧之际,晚上小琼再次出现在网上。这次,她显得极其脆弱,一再哀求记者不要离线。

            她说,自己从没想过会把感染艾滋病的事告诉第二个人。她答应我们立即去医院检查。如果真的感染上艾滋病,她希望记者不要不理她。在我们表示可以帮助她暂时摆脱经济困境后,她留下了自己的银行卡号,持卡人叫刘晓雨。

            当晚11时许,志愿者们锁定了小琼的位置———从4日晚11时一直到5日凌晨3时许,她所在的位置是南昌市江西××学院附近。

            11月5日中午,小琼给记者打来电话,验血结果出来了,是最坏的结果。她说医生告诉她,暂时没有传染性。

            艾滋女孩随时可能消失?6日,本报记者飞赴南昌,与江南都市报3名记者汇合,连夜直扑该校。

            与此同时,事先接到本报通报的南昌市当地有关部门传来消息,6日凌晨零时前后小琼上网的准确地址在某艺术类职业学院内西区6栋311女生宿舍。6日晚10时51分,小琼再次上网,IP地址依然是江西××学院内西区6栋311女生宿舍。但该校的宿舍在晚上10时30分关门,外人不能进入。而小琼上网时间基本在凌晨。

            同时,南昌有关方面传来了对小琼银行卡号的调查结果———持卡人:刘晓雨,四川广元旺昌县人,××学院03年学生。

            八方网友,众人齐心找到这名女大学生,然而,她并没有出走,而是一个人独自在寝室上网,她为何要撒谎?

            已经有了男友,却难让自己只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撒娇;背叛了男友,然而,要带走她的人,却不知道去了何方。

            7日凌晨零时许,当获悉记者已经到了南昌,就在校门外时,网络上的小琼沉默了。她说不愿意见记者,因为她不想被解剖。

            出人意料的是,两个多小时后,小琼主动在网上“坦白”了自己的“艾滋”故事———

            一年前的冬天,她偶然遇到了一个建材老板,就此成为了老板的情人。老板在南昌市区租了一套房子,两人同居了半年。今年暑假,老板要她放弃学业随他回深圳,她拒绝了,老板就此人间蒸发。几个月前,因为献血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性行为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小琼还说,在与老板交往的过程中,自己还有一个叫陈兵的男朋友,她担心他也被感染了。

            她回忆自己和陈兵的爱情时,语言浪漫而忧伤———学校外面有一个沙滩,她把陈兵“埋”在沙滩上。她说:“把男朋友种下去,秋天就收获很多的男朋友。”在网吧上网的同学们说,学校附近是有这么一个沙滩。

            她再一次表示无法面对记者。但为了表示对记者的感谢,她愿意让自己最好的朋友阿芳代替她送所有的记者和好心人离开,并约定了阿芳与我们见面的地点和时间,还一再地嘱托记者,不要把她感染艾滋病的事情告诉阿芳,也不要告诉她的父母,她担心在广元深山里的父母无法承受这个打击。

            背叛男友,染上艾滋,人生的巨大转变,她怎样面对?记者调查,发现背后还有令人更加不解的秘密。敬请关注明天本报报道。

            9日,欧盟在布鲁塞尔总部发表二十五国海关联合声明,指出在今年5月份进行的针对中国伪造商品的大规模检查中,总共有500吨来自中国的伪造商品遭到拦截。

            在这次名为Fake(“假冒”)的行动中,欧盟各国海关在5月17日到5月27日期间,总共对140包空运货物和60个到岸集装箱的2600万件货物进行了检查,结果发现有200万件是伪造名牌的产品,重量超过500吨。

            这次行动是继去年欧委会制定的打击假冒产品的行动计划以来,最大规模的“围剿”假冒商品行动。

            据欧盟公布的消息称:目前在欧盟内部流通的假冒商品中有70%来自中国。同时产自韩国、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的商品也大量涌进欧洲。

            法国海关提供的详细统计数字显示,假货在各国有蔓延之势。产自中国的15%到20%的名牌产品是仿造的;乌克兰95%的信息软件是非法安装的;俄罗斯60%的光盘市场被盗版光盘占据。

            继10月27日以来,西班牙警方打击盗版音像制品行动逮捕69名中国籍的盗版光盘团伙成员之后,10月30日西班牙警方再次出动,又有13名中国盗版分子被捕。

            据西班牙内政部日前透露,在这两次搜捕行动中,共有82名中国制作盗版音像人员被捕。西班牙警方认为,其中的三名负责人韩义东(音译)、徐(许)智雄(音译)以及董柱宝(音译),很有可能就是西班牙市场上大批盗版音像的主谋。

            在搜捕过程中,警方从他们位于马德里郊外的盗版场所总共查抄到了261台光碟刻录机,这些刻录机每月能复制100多万张光碟。警方还当场搜到了26.5万张光碟、假护照以及5700欧元现金。

            西班牙法律规定,对商品制假者,情节轻的罚款4000美元,重者罚款2万美元,严重者可罚款80万美元,罚款数额可超过商品实际价格的5倍,并处刑罚和勒令关闭工厂。今年9月,西班牙、意大利等国顶级家具企业的7位老总携1000万元专项打假基金,专程赴京打假。

            此间,马德里市政府还决定,在2006年春,把LAVAPIES服装批发区改造成步行街,外来一切车辆禁止通行。这意味着百年商业区即将变成休闲生活区,在此营业的1600个商家面临关门,5000多华人面临生存危机。

            2005年11月12日,中国石化与镇海炼化分别于北京召开了董事会会议,审议批准了中国石化通过中国石化宁波甬联(中国石化专为收购而成立的全资子公司)吸收合并镇海炼化的相关事宜。

            根据宁波甬联与镇海炼化签订的协议,镇海炼化董事同意向其股东提呈一项建议,由中国石化通过宁波甬联以吸收合并方式整合镇海炼化。宁波甬联将以每股10.60港元的价格向镇海炼化流通股股东支付现金,现金对价总计约76.72亿港元。目前,镇海炼化总股本为25.24亿股,其中中国石化持有18亿股,持股比例为71.32%,流通股(H股)持有7.24亿股,占总股本的28.68%。

            中国石化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海外上市之初就曾表示将择机整合境内外上市子公司,此次整合符合中国石化发展的需要。从长期看整合将对中国石化的盈利能力产生正面影响,提升公司股东价值,符合中国石化全体股东的利益。公司此次整合主要是出于以下战略考虑:首先,整合后将使镇海炼化业务充分融入中国石化一体化价值链中,能够完善中国石化的一体化业务结构。其次,可以提高镇海炼化的抗风险能力,并可在资金、投资、品牌、资源、销售网络等诸多方面实现整合效应。再次,可以消除公司的关联交易和同业竞争并减少管理层次,提高管理效率。

            据悉,此次合并拟向镇海炼化流通股股东支付的现金对价为每股10.60港元,中国石化表示该价格对双方而言都处于合理水平。对镇海炼化股东而言,每股10.60港元的交易对价对镇海炼化的历史交易价格有一定溢价,比停牌前每股9.45港元的价格溢价12.17%,比前1个月每股8.62港元的价格溢价22.93%,比前12个月每股8.16港元的价格溢价29.91%。整合也为镇海炼化的流通股股东提供了合理的变现机会。对中国石化股东而言,按照2004年数据计算,合并对价隐含的交易倍数基本处于合理水平,并且中国石化相信,本次交易将对中国石化的盈利能力产生正面影响,从长期来看合并后产生的协调效应将增加中国石化的股东价值。

            目前,该计划已获得中国石化、镇海炼化董事会及独立董事会批准,但合并的生效尚需获得镇海炼化股东大会及独立股东大会批准,及之后境内外证券监管机构的批准。

            今年夏天,浑身冒着鸡皮疙瘩的乔治·恩格尔布雷希特一丝不挂地走过草地,跳入柏林近郊一个冰冷的湖中。一旁的轻便折叠躺椅和乒乓球台根本没人动过,排球场上也积起了一层落叶。只有几位退休的老人、一位失业的牙科医生和几个小孩子光顾恩格尔布雷希特所在的这个裸体俱乐部。现年99岁的恩格尔布雷希特几十年来一直都是在这里打发闲暇时光的。

            这个裸体俱乐部一度曾拥有2000名左右的会员。那时,俱乐部的成员们在警戒塔上四处巡视,以免有人不怀好意地窥视。而今,俱乐部的成员已经缩减至850名,也没什么人来偷看了——传统的裸体俱乐部正在逐步衰落。

            德国是裸体主义思潮的故乡。FKK是德文Freikorperkultur的简称,译为“在露天做裸体运动,进行裸体日光浴”。国内出版的德语课本里羞答答地翻译为“天体文化”。

            裸体文化在德国的形成,从历史上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末叶。当时的德国民富国强,达到小康后的中上层市民开始追求一种新的生活模式,人们越来越关注自己的营养、服装、住房、健康和身体保养,这就是有名的“新生活运动”。

            1893年,海因里希·普都尔出版了《裸体人,未来的欢呼》一书,提出只有正视人类的躯体才具有真实的道德观,呼吁大家重返大自然,充分享受那新鲜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1905年,第一份裸体文化期刊——《美丽》在柏林问世,从此裸体文化在柏林、汉堡、汉诺威等大城市流行起来。人们纷纷加入裸体俱乐部,在山间原野、湖边河畔赤裸着身体,尽情地迎着阳光奔跑、打球和做体操;泳装也越做越省布料。1919年,“Freikorperkultur”成为这一运动的专用词,普都尔也被追随者推崇为“裸体文化之父”。

            不过,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裸体文化即被严格禁止。二战后,美国的比基尼泳装曾试图登上欧洲大陆,遭到教会的强烈抵制。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随着经济的好转,大家都希望彻底从战争的阴影中走出,享受生命、提高生活质量,再加上美国避孕药研制成功的推波助澜,在欧洲,尤其在青年学生中开始了性解放运动。

            战后迷茫的一代通过奇装异服、离家出走、群居和赤裸奔跑来探寻生命的意义。女青年们为了消灭性别歧视,争取平等地位,于70年代末推出了轰轰烈烈的“上裸潮”运动。

            女大学生们赤裸着上身,坦然地出现在公共场所和大学课堂上。教授们回忆起这段难忘的往事时说:“‘目’浴在一片‘波涛汹涌’的海洋中当然很愉快哟,可惜结果是很多人几门功课要补考。大脑缺血,注意力能集中吗?幸好不多久女同学们就改变了斗争方式,否则如今教授也当不上了。”

            尽管教会反对,80年代起FKK在德国还是成为一种被人们接受的生活方式,城市乡村都在林中湖畔划出专门场所,让FKK爱好者随心所欲、一展“天体”。

            然而到了今天,德国裸体主义组织的成员却在不断流失,留下来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目前,德国裸体俱乐部的会员仅有5万名,还不到上世纪70年代早期时的一半,而且其中的大多数都已年过半百,颇有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烦恼。

            德国慕尼黑中央公园以夏季裸体日光浴爱好者众多而闻名于世。但是,从2002年夏天起,来公园裸体日光浴的人越来越少,德国巴伐利亚的政府官员表示,“人们举止越来越规矩”,来公园裸体日光浴的人不多了。他们担心这将损害中央公园的国际形象,同时导致公园游客锐减。为了挽回形象和损失,他们呼吁当地的日光浴爱好者重新回到中央公园去。特别是慕尼黑中央公园的英格兰花园,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夏日里每天都能聚集大约14000裸体日光浴爱好者,可现在,裸体日光浴爱好者人数降到不足以前的百分之一。该公园主任汤马斯·科斯特表示:“近来我们公园失去了很多裸体主义者,曾经使这里名噪一时的裸体美貌年轻男女不见了,这真成问题。”

            相比之下在美国,裸体主义者的人数却在逐渐上升。美国裸体娱乐协会声称拥有5万名会员,它在上世纪90年代的发展尤为迅猛,当时互联网成了裸体主义者们相互结识、分享爱好的好帮手,还推出了穿不穿衣服悉听尊便的度假胜地和游览服务。随着温泉疗养和上网冲浪等新兴活动的开发,如今的大多数裸体主义俱乐部与昔日功能简单的俱乐部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对于许多人而言,加入俱乐部更多的是为了欢度周末。”美国裸体娱乐协会的主席埃里克·舒特夫说。

            裸体主义在德国的衰落和在美国的兴起凸显了欧洲人和美国人不同的民风民俗。时至今日,在美国,公开场合下赤身裸体依然十分罕见,因此裸体娱乐就成了休闲市场中快速发展的一个领域。

            而在欧洲,裸体现象早已十分寻常,那些想摆脱衣着束缚的人们并不需要用加入裸体俱乐部作为托词。在海滩上,不穿上衣的女性随处可见。今年7月,1700名赤身裸体的英国人在纽卡斯尔的一座桥上摆出各种姿势,让一位美国摄影师为他们拍照;维也纳的列奥波多博物馆最近举办了名为《赤裸的真理》的性爱艺术展,任何一丝不挂的参观者都可以免费入场……

            “我无须加入某个俱乐部就能享受阳光晒到身上的感觉,”凯萨琳·格芬说。38岁的格芬是柏林人,她喜欢在周末陪着丈夫和儿子前往柏林四周的湖泊畅游,当然是不穿衣服了。在海滨的沙滩上,身着泳衣和赤身裸体的人们高高兴兴地坐在一起。

            “每个人都欣然接受别人的行为方式,”格芬的丈夫吉多说,“如果有人只戴了一顶皮帽子而什么也没穿,别人也不会多看一眼。”

            今年12月份,恩格尔布雷希特就要满100周岁了,当他年轻的时候,裸体可是件危险的事。当时的男士戴着礼帽、女士要穿紧身胸衣,在公开场合裸体绝对是被禁止的。1926年的一天,什么都没穿的他正在波罗的海的沙滩上和姐姐及朋友打球,这时一对男女向他们走来。

            “我当时想他们是来逮捕我们的,”恩格尔布雷希特回忆说。可是那个女的却脱去了泳衣。“我们是一类人,”她说,“想不想加入我们的俱乐部?”

            恩格尔布雷希特说,那以后裸体运动一发不可收,裸体俱乐部和相关杂志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柏林的一个公共游泳池还允许人们裸体游泳;绘画、摄影和电影业纷纷赞美人体之美。历史学家表示,这种对完美人体的崇拜为纳粹种族政策的顺利施行铺平了道路。

            纳粹政权起初对裸体俱乐部持禁止态度。希特勒上台仅一个月后,戈林就颁布法令,称“裸体文化是德国文化和道德面临的重大危险之一”,并誓言一定要铲除这种行为。恩格尔布雷希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从事的工作是把煤炭转变为德国坦克用的柴油,他对这一禁令充耳不闻。他和朋友们轮流守卫着他们的海滩。最终,纳粹政府决定取消裸体禁令,并组织了裸体主义者联合会,还邀请裸体俱乐部加入,前提是它们不接纳犹太人。

            恩格尔布雷希特在一个裸体俱乐部遇见了第一任妻子,他们一起度过了最初的几个夏天;后来,他又在俱乐部里碰到第二任妻子。如今,他的妻子已经无力继续夫唱妇随了,他们的子女也没有继承这种爱好。

            裸体主义者组织与德国其他业余爱好组织面临同样的压力:年轻人不喜欢俱乐部的清规戒律和条条框框。一是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更乐意在家与电脑为伴;其次青少年追求品牌服装,光溜溜的大家都一样,那还叫酷吗?再有因不适应发育期身体的变化,羞于暴露自己。

            其实不单是德国的裸体俱乐部面临招收不到会员的窘境,其他的机构也都同样有找不到年轻人愿意加入的问题。从休闲俱乐部、教会到政党都在这个欧洲人口最多的国家面临同样的问题。

            但是最打击德国裸体俱乐部的还是现在无孔不入的裸体文化。德国销售量最大的小报每天都会在头版刊出全裸的女性,电视上全裸的女人也很常见。柏林年度的“爱的大游行”触目所及都是脱光上衣的美丽舞者。

            “这里的文化包容万物,”德国裸体主义协会的主席克特·费什表示,“人们不需要为了达到目的而加入俱乐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shunde520.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