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affcec'></form>
        <bdo id='affcec'><sup id='affcec'><div id='affcec'><bdo id='affcec'></bdo></div></sup></bdo>

            现金网排名

            来源:华宇娱乐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6-23 18:58:40

            这场于西英格兰Longdole马球俱乐部进行的慈善比赛由两位王子策划,威廉和哈里分别率领两队争夺胜利。而威廉坠马的一幕看起来非常危险,这位22岁的王子在争夺中被挤下马,几乎是“倒栽葱”,一头扎到泥地上。所幸,威廉并未受伤,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来,重新跨上马背,但他的队伍却为此丢分,最终负于弟弟哈里的队伍。“这只是一次小小的事故,他现在一点事也没有,”威廉的队友马特·卡德摩说,“我们还嘲笑了他一把,不过他重新投入了比赛。”

            2002年12月,汤加丽在王府井书店进行了签售活动,由此掀起轩然大波,成为当时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汤加丽几乎“一夜成名”。由此,汤加丽也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03年2月,摄影师张旭龙以破坏作品完整性、侵权起诉网、人民美术出版社以及汤加丽本人。

            2003年5月,汤加丽开始筹拍第二本写真集,摄影为人美社女摄影师石松。经过三个月的紧张创作,本书最后定名为《汤加丽人体艺术摄影》。与第一本的轰轰烈烈相比,第二本书的出版显得过于平静。

            2003年9月8日,汤加丽在拍摄第二本写真集时不慎摔马,被诊断为“脊椎骨骨折”,很有可能“生不如死,终身瘫痪”。幸而,汤加丽在精心的治疗和照顾下又重新站了起来。

            2004年4月26日,北京朝阳法院对“中国人体写真第一人”汤加丽与摄影师张旭龙之间的著作权纠纷案做出了一审判决,法院判决汤加丽在《中国摄影报》上关于作品完整性一事向张旭龙道歉,并向张支付报酬10万元,驳回张关于更改署名权的上诉。

            2004年10月,汤加丽以侵犯肖像权为由将摄影师张旭龙告上法庭,并索赔51万余元。

            采访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今年多大?”本以为她会介意这样的问题,但她很高兴地回答了。“1976年出生,你应该叫我姐姐。”然后很高兴地笑了,笑容那么美丽、那么顽皮、那么亲近。汤加丽是个美丽的女人,甚至比她的照片漂亮很多,这就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

            采访结束,我问她:“一个28岁的女孩儿,经历了官司、非议、生命最严峻关头,这就是一本书带给你的代价,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她却很坚定地说:“如果我给你一个答案,那就是不负责任。如果世上有后悔药的话,我可以回答这样的问题,可根本没有。所以我觉得做任何回答都没有意义,是不负责任的。我想说的是,我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做了一件事情而已,人的一生都会做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再回头看就没有意义了。我希望在自己的事业上能多出现几个闪光点,写真是我的闪光点,别的方面我同样希望出现闪光点,仅此而已。我的追求很简单,就是挑战我自己能力的极限把事情做到最好,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出来,这样对父母来说是一种回报,对我自己也是一种肯定,做一个对自己负责的人,这样就可以了。”

            出一本在全世界眼中这样大胆、这样放肆的写真集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了,然而,汤加丽又悄然地出了第二本;面对一场官司的纠缠,汤加丽付出了两年的沉寂,然而,汤加丽为了自己的权益又开始了第二场官司……面对媒体,她曾经说“站在雨里,泪水在眼底,不知该往哪里去”,然而当我告诉她这首歌的歌名《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时,她说她会勇敢地走下去而不是安静地走开。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还记得第一次拍摄人体写真是什么时候吗?

            汤加丽:没有,刚开始拍的只是一些内衣照片,后来一步步地拍摄(人体)。拍之前下了很大的决心,进入创作过程以后还是很愉快的。第一次拍的时候,还是很紧张的。后来,逐渐进入了一种工作状态,而且我做的动作都是我所熟悉的舞蹈动作,当我很专心地进入一种自己熟悉的工作环境时,就会忘记一切,不去想别的。当时,还有一个女化妆师在旁边陪着我,我心理上还有一点儿安慰。

            快报:你选择姿势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回避呢?我的意思是说很少有人能够完全正面地拍摄人体照片?你挑战这种极限,肯定要先突破自己的心理极限?

            汤加丽:我是选择一种适应的角度和光线等等,做一些比较适合的舞蹈动作,其他没有什么过多的考虑。

            快报:拍摄可能和出书是两码事儿,照片可以做自己欣赏之用,但把这些公诸于众,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汤加丽:没错,拍摄时下了很大的勇气。但出书嘛,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把我推向了出书。

            快报:能解释一下你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吗?因为更多人了解的是你、人美社和张旭龙的官司。

            汤加丽:可以这么讲,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回头一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个等等细微因素,根本就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快报:有勇气出书,但书出来以后,你却在媒体面前消失了,为什么没有勇气面对大众呢?

            汤加丽:应该说沉寂了两年,但有个时间顺序。出书以后,我跑到老家,我很害怕,因为这毕竟是一本人体的书,肯定会遭到一些流言蜚语,所以躲了两个月,后来觉得没什么大反应,我还很高兴,就回到北京工作。谁想后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事情爆发以后,我就开始沉寂了。

            汤加丽:(笑着说)发傻!差不多是以泪洗面的,不过也不能整天,因为人的眼泪毕竟有干的时候。那时候,情绪波动特别大,听到一些溢美之词时很高兴,感觉在天上;听到一些流言蜚语时,很痛苦,感觉在地狱。基本上拒绝和外界接触,把眼睛蒙上过日子,时间大概持续了一年半的时候,后来决定出第二本书,我才逐渐地放松。

            汤加丽:是啊,有时候,人的逆反心理很强,越是在谷底的时候,求生的心理就会越强。当时很多人说,这是色情不是艺术,我特苦恼。一个人说,汤加丽你做的是很不光彩的工作,我可以不在乎,而后一百、甚至一千、一万人都这么说,我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这样,情绪就越来越差。后来,人美社的领导安慰我,做我的思想工作,他们说如果这不是艺术我们为什么要出这本书呢?我们这样做不是毁汤加丽,而是砸我们的牌子。慢慢地我想通了,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人美社问我,有没有勇气拍第二本?我脱口而出说有,现在想想,这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声音。所以至今,我都感谢那段时间对自己、对社会、对艺术的思考,我觉得这种思考很宝贵。

            快报:写真集在我看来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官司缠身,可你又选择了上第二次法庭?

            汤加丽:没有办法。法律规定,如果两年之内你放弃起诉的话,你就永远放弃了追诉的权利。原本我是一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人,但很多朋友说如果放弃,我就要背一辈子的黑锅,所以我才站出来(状告张旭龙)。其实,(这两次官司)让我很伤心。开始的时候,摄影师要求赔偿21万,但我觉得写真集也是我劳动的成果,后来法院最终判决支付10万元,我尊重了法院的判决,但我说目前没有这么多现金,只能先拿出4万,看在往日良好的合作情分上,剩下的在一个月之内凑齐了再给,可这样的请求也遭到了拒绝,对方竟要求法院立即对我进行强制执行,比如封我的工资、封我的车,太让我没有想到了,这对我的刺激很大。我觉得做人应该厚道一点儿,我是以真诚的心对待别人的,一直息事宁人、忍气吞声地保持沉默,可是没有想到……

            而且,我完全没有侵权,只是作品的完整性有出入,这也是照片编辑的需要。现在,还有很多人说汤加丽侵权,我觉得挺无聊的,我觉得要开始保护自己了。所以当自己的权益被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侵犯之后,当一忍再忍、实在无路可退、被逼进死胡同之后,当我牙被打掉和血吞进肚里也不愿将任何人拉下神坛的努力失败之后,在朋友的支持和激励下,我不得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不过,通过这件事,让我结交了很多朋友,也使很多人在共事的过程中慢慢地了解我,以前他们都说我汤加丽是问题青年,是精神障碍,不过现在他们都理解了我。(很开心地笑了)

            无数人,甚至包括我在内,在今天还是要问,“汤加丽,你出写真的目的何在?”汤加丽说:“我可以向一个人,可以向一百个人解释,但我不能向一千、甚至一万个人一一解释,所以,现在,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我自己心里知道对就好了,而且我也用行动证实了自己。”

            汤加丽:我现在是没有活儿干了。我出书之前,还有人来找我拍戏,很多事情已经上轨道了。第一本书出了以后有很多机会,有人找我拍广告、拍影视剧,但我都放弃了。因为,很多人说我出书是为了出名、赚钱啊,所以我证明给你们看,我汤加丽不是为了出名,不是为了挣钱。现在想想挺傻的。但当我想要工作的时候,官司“爆发”了。因为我的软弱、我的沉默,名声被不怀好意的人彻底毁掉,形象也被彻底妖魔化,所以工作没了,没有人再找我拍戏了,我过去所逐渐熟悉的影视圈彻底对我关上了大门,我奋斗争来的影视演员的职业终于成了一个再也实现不了的梦想。这些,只是因为这本书而付出的代价的一部分。总之,我觉得是我的生命因它而停滞了。现在已经恢

            复正常了,自己的心态也更平和了,特别是经过摔马以后,我觉得自己更珍惜生命、更珍惜生活了。现在有口饭吃,我觉得已经很高兴了。

            快报:其实,不光是你的行动证明了你的“清白”,我也为你算了一笔账。你出书的版税是17万,你拍摄的道具费用最少需要两万,除去个人所得税,你还剩下12万,然后你赔偿给摄影师10万元,你的所得只有两万。而这两年,你没有参加任何活动、任何演出。

            汤加丽:你算的不对,这里面还要包括两年的生活费,打官司的费用等等,如果单就第一本书来讲,其实应该是负值。

            汤加丽:这本书一开始的定位就不是大众,这本书是给专业人士看的专业的书,比如搞美术的、摄影的、雕塑的。很多人都把人体艺术混淆为色情,我也见到过很多这样的东西,某些港台地区的人体摄影就是很色情、很低调的,然而老百姓接触的也大都是这样的东西,所以自然而然地认为人体艺术就是色情,这是我汤加丽一个人、一本书所不能解决和改变的问题。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女人,每一个女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美,所以我们要善于发现美,挖掘美,学会了解自己的身体、欣赏自己的身体、热爱自己的身体。爱生活从爱自己的身体开始,这样,美丽的女人无处不在。”

            快报:这段话是在你的写真集里面说的,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这本写真让你开始自信了?

            汤加丽:是,原来的我很不自信,在拍摄过程中,我逐渐地找回了自己,其实自信不是一天能够构建起来的,它很容易被摧毁,这样你就会越来越自卑,同时带给你很多负面影响,甚至影响人的一辈子。所以,我希望每个女人都要自信。

            汤加丽:(她马上打断了我的话)不要这么说,到现在我也没觉得自己漂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你只要把这种特点发挥出来,你才会魅力无穷,越想着自己的缺点,你就越自卑。

            汤加丽:看了图片以后,我觉得很好,觉得自己还有很好的一面。(很多人称赞你漂亮吗?)我才不能这样说呢,现在我要低调、低调、再低调。我觉得照片还原了一个真实的我,原来的我一直生活在面具下面。我是个比较容易往心里去的人,人家老是说你不行,自己也会认为不行,当我尝试以后,我觉得不错,所以慢慢建立了自信。

            汤加丽:是,我觉得在这个程度上女人要比男人开放。出书之前,我拿照片给身边的朋友看,女的看完以后觉得非常好。但男人看完以后,即使觉得好也多数不愿意说出来。我觉得其实男人比女人更在乎女人的形象,或者更具体一点儿说,男人比女人更在乎女人的身体。男人往往出于面子问题,对这些难以启齿,但女人更开放一些,更能够理解。

            快报:那么你的读者最满意你身体的哪个部分?你自己最满意身体的哪个部分呢?

            汤加丽:我刚才说了我的书给专业人士看,他们的反映很好。我觉得我身体整体协调性很好,但并不是觉得自己的哪个部分好看。

            提到父母,汤加丽的言语中充满了爱;提到丈夫,她似乎并不愿意说太多,她说她希望生活能够平静一些,因为家庭对于她来讲最重要。

            汤加丽:开始,我并没有告诉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同意,但我觉得自己独立了。出了书我和哥哥嫂子说了,对我妈妈说的比较含糊,因为母亲比较宠女儿。但没告诉我爸爸,他是后来从报纸上知道的。我爸爸是军人出身,他兼有军人的传统、严谨,但不失风趣幽默,他也特别喜欢艺术,他拉二胡。

            快报:但作为父亲,他绝对不会接受女儿做这样的事情,他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汤加丽:不接我电话,不是听到我的声音不接,而是根本不接电话。说起来这件事很有戏剧性。我爸爸到朋友家吃饭,顺手拿了一张报纸看到报道,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人,后来越看越觉得是我,后来就不理我了。现在,我能够这么平静地说出来,因为我已经跳出来了。前一阵,我根本不能提到爸爸两个字,因为我们父女感情非常好,可因为这件事情闹僵了。

            快报:现在都讲究换位思考,如果你换作你的父母,你应该可以理解他们?

            汤加丽:如果换作我的话,我首先会尊重孩子的选择,其次我会以我的经验给他一些建议,把干这件事情的轻重利弊给他说清楚,帮他分析,把握方向,因为不是说拍了这种照片就是艺术。

            快报: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知道自己的妈妈拍了这样的照片的话,他会怎么看待你呢?

            汤加丽:(虽然汤加丽很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不要孩子的话,但之后她却很认真地告诉我,她肯定会要孩子。面对这样的提问,她沉思了一会儿……)我相信社会文明是进步的,所以我相信我的孩子能够理解,并且我期待有一天他会以我为他的骄傲。这一天,可能等得到,也可能等不到。(这句话,汤加丽说得很深沉,其实我想,她对这样的结果并没有信心。)

            快报:你刚才说男人比女人更在乎女人的身体,那么你的先生对你拍写真是怎么看的?他同意吗?之后有没有因为一系列的事情而吵架?

            汤加丽:他也是搞艺术的,但他也是个军人,所以一直不愿意露面。在整个创作和出书过程中,我们都没有吵架,这一点也是我比较欣慰的,这要感谢我们稳固的爱情。其实,如果真要是发生一些什么的话,我想我们肯定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分手。所以,我觉得他是中国男人的骄傲。

            汤加丽:其实他无数次地想站出来为我说一句公道话,因为他了解事情的经过。不过他觉得事件发展得太像一部庸俗不堪的电视连续剧,更不想亲手将一件原本高尚的事情庸俗化,所以就一直选择了沉默。当然,如果他也站出来,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更多地麻烦,我希望生活能够平静一点儿。

            快报:那你平常的生活是怎样的?我给你打电话,怎么晚上十点之前都没有开机?你是个合格的太太吗?

            汤加丽:是吗?怎么会呢!我生活得很有规律,晚上12点之前一定要上床睡觉,中午有时间还要睡午觉,我挺喜欢睡觉的。一日三餐很正常,和平常人一样,我也做饭、洗衣服、拖地。其实,我基本还属于贤妻良母型的。(特别开心地笑了)

            在我心里家庭必须放在第一位,是最重要的,因为家庭是一个稳固的后方。我觉得一个女人事业上不必多么成功,但在家庭上一定要感觉幸福和快乐,如果说家庭不幸福的话,对于女人来讲也是不幸和不完整的。如果事业和家庭产生冲突的话,我会在一定程度上牺牲我的事业,当然也不可能完全牺牲事业,一个女人如果没有事业,就会找不到自己的成就感和信心。事业上要做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并且有能力把它做好,不要苛求,这样,人生才有意义。见习记者胡媛摄影陈月峰写真照片由人民美术出版社提供(本文原载于04年11月28日《城市快报》)

            中新网3月14日电据香港成报报道,F.I.R.英伦街头演唱两首歌,获得12个便士!女主唱Faye说:“这是我这辈子最丢脸的一天,希望没有人记得我!”不过团长陈建宁和结他手阿沁都说,这是难得的经验,很有趣,一辈子都不会忘记!F.I.R到伦敦录音,在这个流行音乐汇集地的大都会,常看到街头表演艺人,在欣赏一位老兄拿吉他演出时,也忍不住拿出结他加入表演,大伙一起唱。

            在围观的人愈来愈多时,阿沁说:“街头艺人就有这种莫名的虚荣感,只要有人停下来看就会唱得特别起劲。”随后他们走到另一个街角,阿沁也拿起结他,随口唱出他的创作。他的个人骚获得了两个便士的回报。三人再转移阵地,Faye唱起新专辑中的歌,吸引一群法国人跟打拍子跳舞,给予如雷的掌声。唱完还聊天、拥抱,Faye还遭一位男性亲吻。不过,F.I.R.首度街头表演,获得的酬劳是12个便士,虽少得可怜但经验无价!

            娱乐讯就在2月27日刚刚举行的第77届奥斯卡颁奖盛典上,获得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编剧在内的5项提名的《杯酒人生》的导演兼编剧亚历山大·佩恩还是风光无限,满面春风,因为在这部最终获得最佳编剧奖的影片里,他的妻子桑德拉·奥赫也参加了演出,电影得奖自然令夫妻二人都喜不自禁。但上周六却传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佩恩和奥赫的发言人对《人物》杂志正式声明,这对影坛夫妻档已经“双方均同意并决定分手”,不过“他们将仍然是朋友”。

            《杯酒人生》这部小成本制作的影片之所以能够在金球奖和奥斯卡上获奖是因为其探讨了中年人的感情危机和现状,剧中一个男主人公就是刚刚与妻子离婚的小说家,后来又遇到了令他怦然心动的女人。这部影片的整体感觉欢闹而略带忧郁,充分展现了人性心灵丰富而微妙的情感世界。可惜的是,佩恩作为主要编剧之一能够创作出这样的好剧本说明他对感情有着深刻的体会,但最终却难逃自己婚姻夫败的境地。

            因为一本描述与天王情史的《情海星空——我与刘德华》,让台湾女星喻可欣一下子成了煤体关注的焦点。针对明星出书曝情史的现象,一位民法领域专家表示,此举可能侵犯了刘德华的相关隐私权。

            作为刘德华曾经惟一公开承认的女友,喻可欣把两人相知相恋的全过程写进书中。如今签售签到“手软”的她,又频频亮相内地荧屏,大有风头不减当年之势。

            如今喻可欣仍然单身,最近因为出书自曝当年与刘德华情史,迅速成为各大媒体竞相报道的对象。据了解,该书已于2005年1月10日左右在全球推出。从1983年秋天两人的第一夜,到随后刘德华对爱情的心路变化等,书中全有描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shunde520.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