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affcec'></form>
        <bdo id='affcec'><sup id='affcec'><div id='affcec'><bdo id='affcec'></bdo></div></sup></bdo>

            新葡京赌场

            来源:华宇娱乐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6-23 16:06:13

            另外,两年以后又是一个大选,让人民做抉择,让老百姓做选择。所以这些事情我是相当乐观的。

            白岩松:您去大陆的这一行,虽然时间并不长,但是回来过了两个月以后,感受到它是否让中国国民党在台湾变得更强大,更有信心,更对未来很乐观?

            连战:我想应该是有这样子的一个影响,在近期以来,大概差不多半年左右开始,也就是在选举之后,立法委员选举之后,国民党的支持度逐渐的提升,本来差不多都是跟民进党都是上下,有上有下,但是在这半年中间,逐渐的拉大,在今天这个时刻,我们所谓政党的支持度已经到了34%,民进党只有19%,所以我相信这个是民众给我们的一种肯定。

            白岩松:大家内部对未来呢,是否会因此便的更加团结,更加乐观,在国民党的内部?

            连战:我想国民党基本的,所谓走对路才有出路,我们走哪些路呢,这是很明确的,这些明确的、基本的原则,我相信有强烈的共识,这个就是说,第一我们要认同这个国家,第二呢,就是说两岸要和平,两岸要和平,第三就是民主要深化,第四社会要和谐,今天的台湾是一个对立而分裂的一个社会,非常的不幸,当然最后经济的发展,我相信这些都是国民党很强烈的共识。

            白岩松:其实从您在结束了大陆行回到台湾之后,包括我在大陆也会看到很多的报道,有相当多的人会力劝连战主席连战任和继续,不要使原计划中的选举开始,但是您好象真是面对各样的人群,你都在说“不”,最后的确使7月16号国民党主席的选举变成现实,您为什么一再的说“不”,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

            连战:我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必须要讲,我们全党,从资深的长者到年轻的这些党员,还有社会各界都给我了很大的一个鼓励,但是我领导这个党已经五年半了,这是这个党最艰难困苦的一个时候,最困难的一个时候,我相信在过去这几年,我们很骄傲的来讲,把这个党做了重大的一个改革,这也就是为什么党的支持度,我刚才讲了会遥遥领先于其它的党,我们的路线也非常的清楚,也就是我刚才所报告的。第三,我们两岸的关系,我相信这个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里程,这是大家所关心的事情,我们能够有这样子的一个很,我觉得很完美的一个开始,现在就是怎么样子能够持续不断的来扩大它的影响。党的民主化,这个当然在政党的发展里面,这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也是一个不多见的事情,起码在台湾就没有。但是这都是我们当初所做的承诺,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在最艰难的时候,要领导这样的一个党六年,差不多六年了,我觉得应该给其他的人,你说给他一个机会也好,给他一个挑战也好,党吗,你主要培养一些新的人,是不是,总要培养一些新的人。

            所以我还是觉得,我还是可以作为党的义工,我本来在这里就是以一个义工的精神在服务,那么将来还是一样。但是这样子的一个作为可以为党,可以培育一些新的看法和新的人才,新的这些环境。所以我觉得是应该的,否则的话,一潭死水,一人党一言堂也不太好。

            白岩松:大陆相当多的人在关心这样一个问题,当您离开国民党主席位置上之后,在未来的海峡两岸的关系上,您准备如何发挥您的个人作用?

            连战:我现在可以讲的就是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会持续不断的来奉献一己的力量。现在我们也建立了平台,也建立了论坛,分别就和平、就经贸这些问题,将来进一步的来凝聚共识,形成具体的做法。我想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为现在都是在开始当中,所以无论是透过党的组织,或者是其他社会的这种团体,总是希望能够来多凝聚一些大家的力量,来为这些问题做贡献。

            白岩松:位置离得开,心离得开吗,会不会以后依然是像现在一样的忙碌?

            连战:我因为还没有尝试过所谓毫无负担的这种日子过,因为我从学校毕业以后就一直在从事各种各样的公职,领导这个党六年来也都是在最艰困的环境里面,不得空闲,所以我还没有经验,也没有办法来谈,但是我当然可能要有所调适。

            白岩松:我也注意到您这两天说的话,您说不管王金平先生也好,还是马英九先生也好,他们无论谁最后赢了,都应该赢出风范来,输者也应该有输者的风范,另外您对他们的期待又是什么?

            白岩松:未来,无论谁,总有一个赢家,您对他的期待是什么,您为什么说这样的话,无论是谁,都应该输赢有风范?

            连战:因为坐轿子的人也许很谦和的,但是民主的竞争,抬轿子的人,有的时候会激化,这个就不好了,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党里面自己的一个选举,大家都是同志,都是朋友,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还好,当然台湾的媒体,我也不敢太多批评,算是还可以的。对未来,我希望这些事情,刚才也分别报告过了,党的基本路线一定要把握得住,两岸的关系一定要把它,这个是不但有正确的坚持,同时要有积极的作为,因为这个是我们大家所公认的基本的问题,不是表象的问题,不是应该回避的问题,不是不可能回避的问题。所以我们也知道,有人是在利用这种所谓冲突、敌意,来制造选举时候的利多,这种用心大家也都很了解,但是我们要真正坚持的就是走对的路,促进两岸真正的一个和平、互惠、互助、双赢,走向未来。

            白岩松:最后一个问题,一个相对轻松一点儿,也是温馨一点儿的问题,因为大家注意到了,在大陆行的时候,夫人、儿子,其他的好多家人也都去了,大家都听到连战先生对很多事情的评价,但是夫人对大陆之行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儿子是什么,各举一件就可以。

            连战:我内人对大陆的印象,我可以讲是一个非常肯定的,同时是一个非常正面的,所以因此她回来以后非常用功,记录她的感觉,她的所闻所见,这个就可以感觉得到。至于小孩子,因为他们在工作上面以前也去过,他们走的比我还多,当然他们,我相信也都是非常,觉得都是非常好的这样的一个环境,很好的一个未来,怎么样子能够来加强整个的一个共同的努力与合作,我相信这都是他们心里面内心的话。

            白岩松:前些天夫人又有机会去上海,您会很羡慕吧,其实还有很多地方是您特想去的?

            中国拥有大面积的海域,中国的对外贸易和能源进口也大多通过海洋,而海运主要通过马六甲海峡。

            在去年年底的海啸之后,马六甲的海盗曾沉寂两个月,但自今年3月开始,此地海盗险情再度反弹。

            7月13日当夜12时30分,“6名海盗,手持长刀,面蒙黑纱,在新加坡海域劫持了一艘油轮。绑架了包括船长在内的5名人质之后,他们抢走了船上所有的现金和值钱的东西,然后在12时45分左右逃离现场。”

            总部设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海盗报告中心”是“国际海事局”的下属机构,每天,它都通过国际海事卫星向商船通报其接获的海盗事件报案。

            借助“海盗报告中心”等新加坡打击海盗机构的帮助,记者在新加坡对马六甲海峡的海盗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

            2005年3月14日傍晚6点半,日本拖轮“Itaden号”航行在马六甲海峡西部海域,距离马来西亚的槟城不到100公里。

            54岁的日本籍船长NobouoIndue安排好了晚间的值班人员,回到卧舱,正准备休息。

            “啪,啪啪。”枪声突然响起来。“啪啪啪,啪啪啪。”枪声越来越密集。Nobouo船长冲到中央指挥室,打开船舷周围的探照灯——

            三艘渔船把“Itaden号”围住。渔船上的30多人都戴着黑色面罩,他们登上“Itaden号”,扛走了装有2万多美元现金的保险箱,搜刮了船员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还绑架了Nobouo船长、一名工程师和一名菲律宾籍船员。一天之后,要求赎金的电话打到了“Itaden号”所属的航运公司。又过了几天,在泰国附近海域,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这伙蒙面歹徒,就是俗称的海盗。同样是这伙海盗,同样靠着他们手中的轻机枪和火箭筒,在两天之前还洗劫了一艘名为“TriSamudra号”的满载着化学品的日本货轮。他们同样绑架了两名高级船员,换得了一笔可观的赎金。

            面对半个月之内的3起重大海盗案件,“海盗报告中心”不无忧虑地指出:“印度洋海啸之后大约两个月的平静期过后,马六甲海峡的海盗又重新活跃起来了。”

            马六甲海峡这条“世界经济的生命线”,长不过1000公里,最窄处不足600米,全球贸易中1/4货物的运输和差不多一半的石油运输都要经过这里,狭长的海峡,每年过往的商船超过6.3万艘。

            然而,就在这1000公里海峡之内,根据“国际海事局海盗报告中心”的统计,单单2004年,有记录的海盗事件就有37起。如果算上马六甲海峡西部的印尼海域和南中国海,这一数字达到了惊人的169起,占了去年全球海盗案件数的将近60%。在这些海盗事件中,总共有30名船员被杀害,另有30人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事实上,没有报案的海盗事件更多,差不多是报了案的海盗事件的两倍。”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许可博士这样告诉记者,许可博士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东南亚海盗问题。

            “海峡太窄,船又太多,所以大家都要按照事先规定的海道分道航行,速度也不能太快,海盗的快艇很容易就追上了。尤其是走到一些浅滩时,如果碰到海盗,连走‘Z’字形加速摆脱的空间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自己的船包围。”对这一点,在海上打拼了整整15年的秦文礼(化名)船长颇有感触。

            根据国际海上通行的规范,商船航行只需离岸12海里。而在苏门答腊岛以北的印尼海域,当局“强烈建议”各国商船离岸50海里航行,因为如果靠岸太近,商船更容易受到海盗攻击(在非洲的索马里,索马里政府建议渔船远离海岸100海里)。“但并不是50海里之外就安全了,海盗的快艇,开出50海里是小意思。无非是说,在50海里之外,海面开阔,对海盗来说,要找到一艘商船相对会困难一点。”秦文礼船长说。

            2004年底的印度洋海啸过后,马六甲海峡的海盗活动突然沉寂下来,整整两月,国际海事局海盗报告中心都没有接到一起报案。

            “不光是平民,海盗组织在海啸中可能也损失惨重,需要时间重新积蓄力量。”许可博士这么认为。而据新加坡《海峡时报》的分析,这主要是因为前往灾区援助的各国军舰“对海盗活动强大的威慑作用”。

            然而沉寂之后的反弹是惊人的。2月28日到3月14日,半个月内3起大规模海盗抢劫绑架事件,就其发案频率来说,尚无先例。而海盗团伙在这几起案件中都无一例外地动用了火箭筒这样的重型武器,“这在国际海盗史上也是第一次,”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海事局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这样写道。

            骷髅旗、黑色面罩、铁爪钩、三桅帆船,在小说的描述中,这是海盗的标准配备。那么现实世界中的海盗呢?

            “并不是所有的海盗都装备了火箭筒这样的大件的。”许可博士介绍说,“其实绝大部分的所谓‘海盗’,不过就是沿海的渔民。他们平常打鱼,有时候看到途经的商船走得比较慢,或者出了故障抛了锚,就会一哄而上,hitandrun(打了就跑)。”

            “无非就是一条小舢板,配上一台雅马哈的大功率发动机,朝我们的万吨轮‘轰轰轰’地冲过来,冲上来了就抢点现金,冲不上来就拉倒。”秦文礼船长也这样描述他在航海中遇到的大部分海盗。他把这类人称为“小混混”。

            新加坡《海峡时报》的报道引用了“海盗报告中心”的统计:在马六甲海峡北部,海盗有时会装备诸如AK-47、M-16等轻型冲锋枪;而在海峡南部,大部分的海盗只有长刀。还有那么一些海盗,更是充分实践了“盗”的准确含义。乘着夜色,他们坐着小舢板悄悄靠近商船,然后摸上船舷,溜进货舱,有什么就拿一点,然后又悄悄离开。

            “不惊动船上的任何人”,是这类海盗最高的行动准则,至于摸到了一些什么货,他们并不计较。

            “在印度的瑙拉基港附近的海域,我正在值夜班。一天的工作下来,耳边除了有节奏地拍打船舷的海浪声,就只有间或经过的其他商船的几声鸣笛。突然,我远远看见船尾有几个人影晃动。我悄悄地靠过去,朝其中一个一把抓过去。哪里知道他们都光着身子,全身上下没有可以抓住的地方。他们也吓了一大跳,连偷到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抱上,就‘扑通扑通’地跳到海里逃跑了。我再一看,他们想偷却没偷成的东西,就是4桶油漆。”

            这些小海盗们的一样得力的工具,是“飞虎爪”。所谓“飞虎爪”,其实就是一个金属的钩子,后面系上一段麻绳。明抢或者暗偷的时候,他们就把这种“飞虎爪”往商船的甲板上一抛,爪子就勾在了船舷的围栏上,顺着麻绳,海盗们攀援而上。大部分的商船,干舷(从海平面到甲板的那段船舷)都有4米多高,“飞虎爪”是绝大部分海盗登船的惟一方式。

            至于那些以冲锋枪和火箭筒作为登船掩护的大型海盗组织,“在马六甲海峡其实并不多见,”许可博士说,“相信这些大型海盗组织与亚齐运动、泰米尔猛虎组织和阿布沙耶夫武装有密切的关系。而其他大部分的海盗,就是沿海的渔民想抢口饭吃,他们搞不到冲锋枪,也无意伤人。”

            “我们的船往西开,迎面而来的一艘商船上的船员提醒我们说,前面有一伙海盗,有机枪,想抢他们没抢成,要我们小心。但是航线既定,不能随便更改,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我们在船舷四周都挂上探灯,至少照亮船周围的海面,提防海盗的船不声不响地贴上来;全体船员都上了甲板,壮壮声势。”

            而他们最有力的武器,是排满在船舷四周的几十个水龙。这些水龙常规的功能是防火,但是现在,一旦海盗试图登船,总控制室就会立刻打开水龙,抽上海水来往船舷冲,阻止海盗登船。

            “大概是我们准备充分吧,反正那伙海盗远远地盯了我们一阵子,然后就离开了。”

            和绝大多数的商船一样,秦船长的船上并没有配备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武器。因为如果配了,进入每个国家的海域就都要报关备案,这对本可以自由进出各国领海的商船来说,“凭空多了很多麻烦”。

            “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小心,用我们的土办法和海盗斗。”秦船长说,“但公司有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海盗上了船,船员就不再抵抗。毕竟命是自己的。”

            在秦船长看来,海盗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各国海军“才懒得管”。但是马六甲海峡周边的三个国家,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他们的海军还真没把海盗当成是“鸡毛蒜皮”。2004年7月起,三国海军共出动17艘巡逻舰,(其中印尼7艘,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各5艘),联合在马六甲海峡相关海域巡逻。取三国各自英文国名中的一部分,联合巡逻的代号定为“MASINDO”(即取了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英文国名的几个字母合成)。

            联合巡逻被认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根据三国国防部公布的相关统计数据,在三国联合巡逻的海域,2004年只有1起海盗案件的记录。

            然而并不是所有船长都能感觉到联合巡逻带来的安全。一位要求匿名的有31年航海经验的船长告诉新加坡《海峡时报》的记者,当他发现有疑似海盗的快艇跟踪他的船时,就立即通知新加坡海军要求支援。但是新加坡海军给他的答复是让他的船“尽快返航”,因为当时他的船已经进入了印尼管辖的海域,新加坡海军“爱莫能助”。

            不仅如此,就连新加坡海军的一位中校在一次关于海盗问题的研讨会上也不得不承认,17艘巡逻艇对付整个马六甲海峡和周边海域的海盗,“确实是杯水车薪”。

            “保证马六甲海峡的安全决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新加坡防卫力量总司令(Major-GeneralofDefenceForce)NgYatChung在三国海军签署联合巡逻协议的仪式上说。

            “总之,对付海盗,一切都还是要靠自己。”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船长一再强调。本报见习记者郭力

            中新网7月28日电据中国法院网报道,近日,广西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警务人员参与的贩毒案作出一审判决,主犯黄锦雄、唐达章、何世容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李杰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

            2004年10月份,黄锦雄、唐达章共谋贩卖毒品海洛因,并由唐达章找何世容到龙州县购买毒品运回平南。同月17日,何世容在龙州县邮政储蓄所新开一账户后把账号告诉唐达章,唐达章又把账号转告黄锦雄,黄锦雄亲自或叫李杰到平南县邮政局往何世容所报账户汇入人民币共187600元。2004年11月11日,何世容在龙州县城购得毒品海洛因346.5克,于同日约21时坐车将毒品海洛因运输到平南县城交给唐达章,唐达章把何世容运回的毒品送到平南县城二环路黄锦雄家里交给黄锦雄。黄锦雄接到海洛因后于同晚23时许打电话给李杰,叫李杰帮忙运送到广东。李杰同意并来到黄锦雄家里接毒品,当黄锦雄让李杰离去时,被公安民警当场抓获。警方从李杰携带的塑料袋内缴获毒品海洛因346.5克。同日晚,公安民警在贵港市港北区庆丰镇路段抓获唐达章、何世容。

            贵港市中院认为,被告人黄锦雄、唐达章明知是毒品而贩卖,他们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何世容明知是毒品而贩卖并运输到平南,其行为已构成了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李杰明知是毒品而运输,其行为构成了运输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黄锦雄、唐达章、何世容在共同贩卖毒品犯罪中,黄锦雄、唐达章先起意并共同密谋贩卖毒品,何世容亲自购买毒品并运输到平南,三人的行为均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当按照他们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三人犯罪主观恶性深,犯罪后无任何法定从轻、减轻情节,依法应予以严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shunde520.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