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affcec'></form>
        <bdo id='affcec'><sup id='affcec'><div id='affcec'><bdo id='affcec'></bdo></div></sup></bdo>

            百家乐如何开户

            来源:华宇娱乐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6-23 04:33:46

            在这个价位上,近期有不少优秀的机型面市:全球手机的领军品牌诺基亚新近上市的低端实用商务机型6030(机型介绍报价热评)、素来以娱乐功能为特色的索尼爱立信带来的超可爱J系列直板机型J300c(机型介绍报价热评),以及拥有三星“高贵”血统的低价位直板手机SGH-C238(机型介绍报价热评),都算是近期低端直板机型的佼佼者。然而,由于低端机卖点不多,难免出现一定的“同质化”现象,那么这三部低端直板机各有怎样的优点与不足呢?这是值得我们自己探讨的问题,本文讲为各位读者一一揭示。

            首先从诺基亚6030讲起。这部直板机继承了诺基亚“6”系列的商务机型在造型设计上的朴素风格,整机线条直而硬,显得简洁大方,未出现任何花俏不实用的装饰。带有强力金属质感的外壳材质保证了不俗的手感,104×44×18mm的三围与89克的体重表明了6030是商务机型中的“轻量级”,即便是夏天贴身携带亦不会显得累赘。

            索尼爱立信J300c是索爱J系列的第二部机器,从修长的身形上不难看出,它是SONY合并前J系列的近亲,与SONYJ26、J70有几分相似——身材纤细,侧面S形曲线犹如女性般优美细腻。环状天线是J300c的点睛之笔,功用虽是天线却是一种天生的饰物。99.1×42.6×18.2mm的三围与80克的体重比6030还要小上一圈,曲线的造型握在手上倍感舒适,环形天线下方内陷,无论左右手握机进行操作时食指均自然的放置在凹陷的位置,人体工程学的设计再度令手感更为舒适自然。

            自从折叠手机诞生以来,三星就一直不善于直板机型的设计,拿C238来讲,虽然同样精致,但与“直而不板”的C218相似称度达到9成,细想之下,这种经典的直板造型大约源自C208,又或者受到X608、X108等更早期的三星直板机型的影响。C238的三围是105×43×19mm,重量仅为70克,是本次评测的三部手机中最轻的,这样的体重在彩屏手机中也绝对鹤立鸡群。

            这张8月12日清晨摄于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以东80公里处的照片显示,由于地球自转星星在夜空运行的轨迹。12日地球恰好穿过英仙座流星雨母体彗星斯威夫特-塔特尔后方的浓密尘埃带,尘粒与地球大气发生剧烈摩擦就会燃烧发光,形成壮观的英仙座流星雨。新华社/法新

            “快跑,有人拔枪了!”“超级女声”成都唱区海选期间,曾发生因报名插队不成,男子拔枪威胁的事件,虽仅仅是个小小的意外,但足以说明“超级女声”的火爆程度。从3月份开始的“超级女声”全国五大赛区选拔赛,到8月5日全国总决赛的六强的产生,湖南卫视推出的这个王牌节目不仅赢得了15万报名选手,更有超过2000万观众每周忠实地等待电视机前。再过半个月,已经“火爆”了近半年的“超级女声”就要在万众瞩目中“谢幕”了,但其背后的财富分配则刚刚“浮出水面”,各种渐显端倪的利益纠葛已经证明“超级女声”决不仅仅是个王牌娱乐节目,更是一大单生意。

            据湖南卫视广告部的业务员透露,赞助商购买2005年“超级女声”节目冠名权的费用是2800万,此外还投入8000万,制作“超级女声”相关的灯箱、公交车体、媒体广告,再加上在自己的产品包装加上“超级女声”的宣传,总算下来,赞助商为这个节目提供了超过1亿元的资金支持。

            而这个赞助商就是赫赫有名的“蒙牛乳业”。一个亿不是个小数目,对于蒙牛这样的大企业而言,也算是大手笔了。

            蒙牛副总裁孙先红曾在有关媒体表示过,“2005年蒙牛计划向市场投放20亿袋印有‘2005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的产品,销售额应该在20亿元左右。一般来说,广告和促销费用占销售额的6%至7%,即超过1亿元。”对蒙牛而言,这一个亿不过是宣传费,而蒙牛还有更大的野心。

            2005年年初,蒙牛提出今年的销售目标是100亿元,而实现这个目标重要的一点就是“蒙牛酸酸乳”的销售利润。针对这个目标,蒙牛在市场销售推广上,除日常广告之外,制定了一种销售战略,那就是借助一个大事件来推广其产品,而他们选中的大事件就是“超级女声”。蒙牛要通过“超级女声”的超级影响力把消费者吸引过来,让“蒙牛酸酸乳”通过这个节目深入人心。

            蒙牛选择长沙、郑州、杭州、成都和广州这5个赛区,正是要全面打赢这五大城市的销售战,而这五大城市正是分别辐射蒙牛的西南、华中、华东、华南四大销售区域。

            目前,蒙牛高层对“超级女声”给他们带来的收益非常满意,因为蒙牛的很多销售终已经是严重供不应求。他们认为,这是迄今为止企业宣传和媒体运作结合得最好的实例之一。

            从湖南卫视公布的2005年广告价格表单价上看,“快乐大本营”是每15秒5万元的随片广告,而“超级女声”的广告价格则是每15秒高达7.5万元,年度总决赛的报价更高达每15秒11.25万,超过了央视1套最贵的时段11万的电视剧贴片广告。

            有圈内人士说,湖南卫视靠一个节目赚大钱了。电视台的赢利主要冠名、广告和短信收益这三大部分。“超级女声”冠名费是2800多万已是公认的事实,而不断攀升的广告和短信带来的收益也是有目共睹。一场接近3个小时的十强比赛直播,湖南卫视就能卖出几百万的广告,而一场比赛的短信收入也有100多万元左右。这些对于湖南卫视而言倒不是最大的收入,最大的收入是“超级女声”的品牌效益,因为这个品牌,提升了湖南卫视整个白天时段的广告收益,这是一笔让业界都很眼红的整体巨大收益。

            对此,湖南卫视的内部人士也表示,并不像坊间所流传的那样赚了大钱,其实湖南卫视并没有赚到多少钱,因为投入太大。但对于有限的投入而言,“超级女声”还是给湖南卫视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湖南卫视在推出《超级女声》节目之前,其旗下的主打娱乐节目《快乐大本营》经历了被大量仿制而流失很多观众群的现实,为了不重蹈覆辙,保护并运作好“超级女声”这个品牌,湖南广电集团专门成立了天娱传媒公司。

            “我们是超级女声这个品牌的所有者。”天娱传媒董事长王鹏曾公开对媒体表示,“由电视产生的收益并不是天娱传媒的着眼点,其重点操作的领域在于超级女声品牌延伸的产业链”。

            从去年的“超级女声”开始,天娱传媒显然已经在做这样的尝试,但效果并不尽人意。去年,天娱传媒签约的冠军安又琪的唱片在市场上反应平平,而他们没有签约的季军张含韵在今年却大火特火。这让天娱传媒痛定思痛,今年是“一个都不放过”,五个赛区的前十名选手全部签下。

            业内有关人士已经开始对天娱传媒这种大包大揽的签约形式表示质疑,因为天娱传媒仅仅是个演艺经纪公司,在制作上毫无实力而言,而就是对于有制作实力的公司而言,一下子包装50名歌手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既然明知道包装不出来,为什么还要签下呢?因为这意味着拥有了开发财富的“专有权”。这些“超级女生”在参加比赛时已经“卖给”了天娱传媒,天娱传媒在与她们签的合约中有一条规定,如果“超级女生”私下与别的公司签约,就要支付天娱传媒500万违约金;如果私自以“超级女声”的名义参加其他演艺活动,就要支付天娱传媒50万违约金。也就是说,任何一家唱片公司、演艺公司,要想打这些“超级女生”的主意,都要来同天娱传媒签合同,而这合同的背后则是巨大的财富分配。如此一来,50个“超级女生”就是财源滚滚的50颗“摇钱树”。

            凭借“超级女声”不断飚升的人气,天娱传媒还计划陆续推出“超级男声”、“超级童声”的超级系列家族。看来,天娱传媒要凭借这个品牌将赚钱超级进行到底。

            “超级女声”是一档以音乐选秀为外壳的娱乐性节目,节目紧贴大众性和亲民性两大主题,倡导“想唱就唱”和“以唱为本”的理念。只要喜爱唱歌的女性,不分唱法、不计年龄、不论外型、不问地域,均可免费报名参加,并通过层层淘汰选拔,征选出真正具备培养前途与明星潜质的歌手。

            “超级女声”无门槛的大众参与方式和大众投票决定选手去留的淘汰方式,将一切权利交给了大众,张扬一种“全民快乐”的娱乐方式。这种独特的表现形式融合预选赛阶段的超强互动参与性、复赛决赛阶段的残酷淘汰性,构成了“超级女声”品牌成功的重要因素。有业内专业人士认为,该节目首开“大众娱乐”之先河,既糅合了“真人秀”的要义,又把握了“电视回归大众、娱乐优先平民”的精髓,加之其极强的参与性、交互性,使“超级女声”接连两年成为国内电视界、娱乐界最热门的事件。

            2004年3月,“超级女声”活动在湖南电视台娱乐频道试验推出;5月初,该活动登临湖南卫视面向全国播出;5月底,武汉唱区拉开战幕;7月下旬起,成都唱区、南京唱区同时开唱;9月初,年度总决赛拉开战幕……。在整个活动期间,长沙、武汉、成都等唱区报名人数全都突破一万人,年龄最大的89岁,最小的只有6岁。

            2005年2月24日,湖南卫视、上海天娱传媒公司与蒙牛乳业集团在长沙联合宣布,将共同打造“2005快乐中国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年度赛事活动。与2004年相比,2005年“超级女声”增加了很多创新设计。

            海选阶段,在选手“想唱就唱”的基础上,引入了观众“想说就说”的概念;在各个分赛区的海选阶段,在比赛现场增加了观众评议团,自愿报名并通过制作单位选拔的观众可来到比赛现场,代表大众对选手评委的表现发表观点。

            而在紧张的淘汰晋级阶段(50进20、20进10、10进7、7进5、5进1),引入了“家庭舞台”概念,提升了“亲友团”在节目中的比重,制造出“家庭舞台”氛围,选手家庭(父母或亲友)首次作为比赛参与者进入现场。

            “2005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从三月份开始报名起,在全国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热潮,在广州、长沙、成都、杭州、郑州五大赛区共吸引了15万的报名者参加。截止到8月5日止,“超级女声”已进入总决选的六强阶段。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马可尼一直被视为“在新技术革命浪潮的风口浪尖上拼搏”,机构遍布100多个国家,在世界电信发展史以及电信设备行业中有着深远影响力,是历史上英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公司。2000年9月,马可尼宣布放弃非核心业务集中发展电信业时,马可尼股票成为英国股民追捧的对象,最高峰时市值曾经高达350亿英磅。

            但从2001年起马可尼进入举步维艰境地。英国电信曾是马可尼最大的客户和具有影响力的设备采购商。始终处于缓慢复原的马可尼进入2005年后,却在自家门口落选英国电信的21世纪网络优先供货商名单,导致公司当期业绩直接损失3600万英磅,市值蒸发了2.8亿英磅,并因此宣布计划裁员800人。

            有评论认为,马可尼此次落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华为价格低于其30%的传输、光纤产品的出现。尽管它的光传输设备质量品质始终在业界广受推崇,产品有极好的技术含量,但却无法满足英国电信公司的商业需求。

            不管怎样,自那时起,业界一直猜测马可尼会被其他公司收购。马可尼不久前已公开对外承认,正与数家公司就“未来合并事宜”展开商谈,此前马可尼曾明确表示,倾向于同其他企业合资或完全出售。但感兴趣的不止华为,竞争对手也在跟进,但传闻名单中的企业基本都未对此做出任何回应,只有据说将与华为争抢收购马可尼的中兴通讯有关市场人员对记者说,这个传闻比较“八卦”。

            今年上半年,华为实现全球销售额330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85%,上半年海外销售达24.7亿美元,占销售总额的62%,海外销售首度超过国内销售。华为海外市场的根基已经建立,但华为目前市场的突破难点仍是主流的欧美电信市场。

            今年2月,出于进一步打入欧洲电信市场的目的,华为与马可尼建立战略合作关系,除了互相销售对方的产品,双方还讨论了如何使用马可尼广泛的服务体系为华为设备在欧洲市场的销售提供支持。有人认为这对华为的收购非常有利,但这种观点显然过于理想化,业界对这起收购传闻普遍认为阻力很大。

            通信行业的特殊性,使这起收购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两个国家的“国家利益”和安全。

            英国Amicus工会官员皮特·斯凯特说:“马可尼的未来去向如何,英国政府的态度很重要。如果出售马可尼的战略已定,不管它与哪家公司发生关系,我们都希望英国政府对出售框架进行监督。尽管马可尼面临着困境,但毕竟它还是英国重要的技术研发公司。”去年,英国贸工部(DTI)将马可尼列为全国第8大研发公司。此次并购因此将涉及向英国政府相关部门申报,而英国政府在外交上一向都严格地执行着“英美关系特殊化”政策。

            马可尼已连续亏损5年,早就脱离一流电信设备供应商的队伍,即使华为击退了竞争对手并排除政治因素干扰,但要承担马可尼的巨额亏损,重组马可尼的“烂摊子”,成本也很高,华为很有可能因此迅速消耗掉自身的利润,这对于企业而言几乎是不可接受的现实。而且收购欧洲企业,不但在重组和裁员方面面临较大的阻力,欧洲过高的人力成本也将使华为困难重重。在欧洲,由于劳工法相对成熟,工会等组织健全,因此华为若实施裁员计划,所付出的成本不比收购马可尼小。况且,即使上述问题都圆满解决,华为仍将无法回避跨国文化整合这一最大的问题。

            分析人士认为,相较于马可尼的研发队伍,华为更看重该公司的销售和市场营销团队。华为目前在英国雇佣了数百名员工,但只有很少部分人具备与英国电信联合工作的经验,华为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服务和支持团队,来支持其成功担任‘21世纪网络’优先供应商”;另一方面,也借马可尼扩展和巩固欧洲市场的地位。

            业内人士认为,华为的海外拓展策略应该说比较成功,在第三世界国家具有一定的规模,但华为海外拓展的重点正逐渐从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市场转向欧美市场,目前,北美市场仍然在培育期,欧洲市场则成为华为海外的重中之重,收购这家老牌企业有借壳登陆欧洲之势。

            尽管从道理上华为有收购马可尼的足够动力,但业内人士认为,正处于上升期的华为与其冒险收购不如稳扎稳打。

            值得借鉴的是以收购擅长的思科公司。思科收购的原则是小金额,这样才不会对自己的现金流以及运营造成威胁;对自己某项技术或某项业务有很大的互补性;收购对象可能拥有未来几年内将有突破性增长的技术。

            思科近十年来收购的百多家企业,收购金额基本都在1亿美元以内,并且超过5000万美元的收购也是近5年来思科强大之后才进行的。更由于并购企业规模小、企业文化接近,并购之后的融合过程相对简单得多。

            而如果真的要收购马可尼,估计交易额将超过15亿美元。目前华为全年的销售额估计不会超过百亿美元,此时进行的高速扩张,其利润也不会太可观。相对高额收购对成长中的华为风险太大。

            如果说华为看中马可尼的销售渠道和市场支撑,但欧洲电信设备商强手林立,即使华为成功收购马可尼,也不一定就能保证华为能将马可尼这些优势平移到自己身上。况且,在英国电信今年的设备供应商名单中没有选择马可尼,华为却入选,这说明华为依靠自己的力量也可以打入主流市场,虽然这个过程会缓慢而艰难,但这样获得的市场才更稳固。还有一点不能忽略的是,一个连续5年亏损的企业,它的运营和服务团队还会有竞争力吗?

            很多国际巨头在进入中国市场的是否就已经拥有很强的竞争力,但是他们依然要花费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推行“本地化”策略。华为若想在海外市场,尤其是欧美市场站稳做强,同样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也许并不是急于求成的并购。

            其实华为属于国际化合作比较成功的企业,与跨国公司的合作主要是以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目前,华为已与3Com、西门子、NEC、松下、英特尔、摩托罗拉、朗讯、SUN、IBM等多家公司开展多方面的研发和市场合作。目前为止还从未进行过大规模的并购,这种模式如果被证明有效,还是应该被延续。

            继周四创下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来最大单日跌幅和新低后,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周五收盘首度跌破8.10大关。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公告,2005年8月12日,银行间外汇市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收盘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8.0980元,这是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自7月21日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来首度跌破8.10整数关口。和汇改启动时公布的1美元对人民币8.11元的起始水平相比,至此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累计跌幅已达到0.15%。

            前一段时间,关于电信运营商合并重组的讨论甚嚣,流传着“六合三”和“四合二”等多种版本。给人的印象是合并重组已经铁板钉钉,关于电信合并重组并非是否要合并重组的问题,而是如何合并重组的问题。

            但是,目前的电信运营商合并重组方案依据不能让人信服,并且也没有考虑市场诱因不足的状况,因此,行政推动反而可能存在负面效应,当前这种情势下,应考虑把“明确搁置电信运营商的合并重组”作为一种决策选择。从合并重组与电信改革的关系,中国进入WTO后的电信运营业对外开放布局,以及电信业自主创新的要求等多个角度,可以共同佐证这一观点。

            当前,电信运营商的合并重组被认为是避免电信业重复投资和恶性竞争、保证电信国有资产增值的药方。言下之意,决定电信运营商绩效的主要症结,是电信运营主体的数量过多,因此,只要用合并重组把运营商数量加以限制,就可以“一举定乾坤”。

            但是,像电信运营这样的自然垄断性行业,绩效除了电信运营商自身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更取决于国家电信行业监管体系的完善程度。当前中国电信业面临的突出问题,如普遍存在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互联互通不畅、非法和无序的市场进入、电信资费恶性竞争、监管机构的角色错位和行动滞后等,都与当前国家电信监管体系方面存在基本缺陷有关。

            中国庞大的电子信息产业领域至今没有《电信法》,无疑是最基本的缺陷。不过,在没有《电信法》情况下,一些行政性行为规范起了不错的作用。例如,为了从根本上解开互联互通这个“结”,信息产业部启动了“一二三四五”工程,以及国办75号文件和部453号文件等“硬措施”出台后,信息产业部对互联互通恶性事件果断处理,明显改善了网间互联互通状况。

            但是,《电信法》作为一部正式的规范电信领域各方行为的国家大法,在规范和调整电信产业方面的作用,是现有已出台的电信方面法律法规所无法替代的。运营商与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和服务行为,可以以《消费者权益法》为主《合同法》和《产品质量法》为辅,进行行为规范。而对国家与运营商的监管行为,运营商与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合作行为,没有一个主法进行约束是不行的。

            电信普遍服务问题必须用《电信法》来加以有力的规范。电信运营业引入竞争以后,电信普遍服务问题日益突出,东中西部在服务能力和普及程度上的差距逐渐扩大。由于缺少监测和衡量的手段,导致“村通工程”等电信普遍服务项目不能有效地推进。

            电信运营企业追求利润,无可厚非。根本的解决办法是用《电信法》来规定建立普遍服务基金,按一定比例向所有电信运营企业收取,然后补偿提供普遍服务的通信企业,以此解决国家层面的电信普遍服务与电信运营企业盈利目标的矛盾。

            新形势下电信定价机制和资费管制方式、反垄断和遏制恶性竞争机制等方面都需要《电信法》来规制。原来《电信条例》规定的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等三种资费定价模式,已经不合时宜。五年的监管实践证明,激烈的竞争已使政府定价名存实亡。许多地方的电信业务资费,已大大低于政府定价,赠送时长、资费的办法已使政府定价形同虚设。这说明逐步放松电信资费管制,由市场调节价格已具备现实的可能性。

            在放松电信资费管制的同时,为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防止价格同盟等市场垄断的出现,应规定价格的上限管理原则,敦促电信监管机构加强电信资费监管,主动采取限制性措施或干预性措施。对于恶性竞争、实际资费低于实际成本的问题,也需要一定的管理架构加以限制。针对市场上出现的恶性价格战和重复建设问题,政府监管部门一直在花大力气解决,但是没有立法规定的监测手段,一直无法给出比较行之有效的监管能力。

            由于某种原因,市场翘首以盼25年的《电信法》年内出台仍有困难。这部被全国人大认定为“条件成熟时安排审议”的法律草案,从1980年就开始起草,1988年列入国务院年度立法计划,1993年起草工作开始列入第八届全国人大立法规划,并于1998年和2003年,分别列入第九届和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并列为第一类立法项目,但是,要达到“条件成熟”似乎仍遥遥无期。在改革开放以来得到如此“待遇”的法律,《电信法》是惟一一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shunde520.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