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affcec'></form>
        <bdo id='affcec'><sup id='affcec'><div id='affcec'><bdo id='affcec'></bdo></div></sup></bdo>

            赌博

            来源:华宇娱乐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6-23 01:58:53

            “许国俊不愿意被遣送回国。”2月8日,许国俊的辩护律师布雷特告诉《新京报》记者,许国俊很想念国内的亲朋好友,但是目前并不打算接受与余振东类似的方式———达成认罪协议后回到中国再接受审判。

            而在此次美国起诉“两许”等人半年之前,包括中国公安部、司法部及其他部门的4名代表,均赴美与许国俊、许超凡会面;中美两国官方也多次进行协商。

            “总有一天要回到国内,这是迟早的事情。”2月9日,布雷特向《新京报》记者转述了国内官方对许国俊提出的条件:如果自愿现在回来,情况会对其更加有利。

            尽管如此,两名辩护律师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两许”均拒绝和中方代表协商关于遣返问题。

            高峰,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分管境外缉捕工作,他此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开平案余振东和“两许”是一个共同的犯罪团伙,其实施的犯罪触犯了多国法律。为此,他曾带领公安部代表团至少四次赴美参加“三国四方”(中国、美国、加拿大、中国香港)会议。在其看来,遣返“两许”是整个案件的延续。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雷志强则表示,此案三人被遣返的警示意义远大于对其本人的判刑,从此角度讲,余振东模式意义重大。

            据公安部资料显示,从1993年到2005年1月,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的配合,中国已先后将230多名犯罪嫌疑人从30多个国家和地区缉捕回国,也将若干名从外国潜逃至中国的嫌疑人遣送回其本国。

            但到去年底,中国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尚有500多人(其中包括贪官),而通过双边司法协助、国际刑警组织等手段被遣返的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

            黄风分析,根据美国《移民法》的规定,如果外国人在任何情况下被判定犯有严重罪行,将一律被驱逐出境。尽管美国法律赋予可能被驱逐出境的外国人以某些法律救济手段,如申请避难的权利,但对于那些因在美国的严重罪行而被判处5年以上监禁刑的外国人,美国司法部长有权决定剥夺其这样的权利。

            这意味着,即使“两许”不愿回国受审或拒绝“余振东模式”,仍可能在审判后被美国驱逐出境。

            除去几人曾经在赌场里面输掉的钱无法追缴,目前“该追的基本上都追回”,约占其涉案金额总数的1/3多

            在“开平案”中,伴随着对犯罪嫌疑人追逃的同时,是对其转移资金的追缴。

            许超凡年仅30岁时便当上中国银行广东分行开平支行行长。有证据表明,许超凡1994年至1998年任开平行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各种方式窃取巨额银行资金;并通过运作,让余振东、许国俊先后就任开平分行的行长,继续和掩盖罪行。

            2001年10月12日,随着审计署对中行广东分行审计的深入进行,审计报告即将出台,许等人的行为已无法继续隐藏;另一方面,此日亦是中国银行联行资金系统上线的时间,开平的资金盗窃即将大白于天下。

            此时,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等人已举家外逃。此后至今,许的亲戚已有数人在香港等地落网,并以洗钱等罪名被判刑。

            在案发前,余振东等三人曾将大量钱款以各种方式和名义汇至美国,其中已经查证与余振东有关的就有三笔大额款项:2001年10月,余从香港将大约200万美元汇到美国内华达州一家赌场;随后又将859万美元以清偿赌债的名义汇至该赌场在香港开设的银行账户上,并办理了汇往美国的手续;10月15日,将355万美元从香港分两笔汇往余振东之弟余振峰在旧金山开立的银行账户上。

            案发后,中国执法机关和中国银行,请求境外司法机关的协助,通过刑事扣押或者民事保全措施对被转移的资金予以冻结。

            公安部经侦局一位官员介绍,刚潜逃时余振东仰仗“财大气粗”,聘请境外律师团分别在美国和中国香港与中国银行打起官司,试图夺回上述资金的控制权。

            在余振东被美国警方刑事扣押之后,其汇往旧金山的355万美元,已由美国政府全额返还中方;转移到内华达州的90万美元,美国法院判还中国银行;在香港账户上的859万美元,也因余振东的撤诉使中国银行对有关资金的所有权得到确认。

            至于“两许”,同样将大量资金转移到境外。此次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显示,其中一项资金转移是,许超凡将200万美元支票存入其妻兄弟邝华宝在拉斯韦加斯一家赌场的账户,邝华宝本人也受到参与洗钱的指控,目前仍在逃。

            另外据美联社的报道,邝婉芳于2000年10月将13万美元的资金存入拉斯韦加斯一家赌场酒店的账户。许国俊于2000年11月把1.2万美元的资金存入一家名为“金银岛”的赌场。邝华宝于2001年4月在拉斯韦加斯一家“里约”赌场酒店分四次存入了200万美元的资金。

            一直负责此案的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高峰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大要案侦查指挥中心的副主任陈东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介绍,除去几人曾经在赌场里面输掉的钱无法追缴,目前“该追的基本上都追回”,约占总数的1/3多。

            广东省江门市中院提供的资料显示,从1992年到2001年,由案犯许超凡等人通过盗取联行资金、侵占企业还贷资金等方式,累计挪用中行开平支行资金逾31亿元人民币,光余振东案就形成了182卷卷宗,装了8个保险柜。

            在人口70万的开平,到许超凡等三人出逃之际的2001年,这个县级市利用外资财政才首次超过1亿美元,据2002年开平市政府工作报告统计,全市10年财政收入总和不到4亿美元。

            2001年10月15日,余振东从香港直飞加拿大,之后转赴美国,从此在美、加两国来回逃匿。

            2002年12月17日,美国内华达州联邦检察官办公室签发对余振东、许超凡、许国俊三人的逮捕令。

            2004年2月,余振东与美方达成的认罪协议,明确列出中国司法部门的书面承诺:余振东将不会因1992至2001年间开平中行案的犯罪行为而被判死刑,刑期不超过12年;将不会在中国监禁期间被虐待。

            2004年4月,余振东在内华达州联邦法院被判处144个月监禁后,于4月16日被移送回中国。

            2005年1月3日余振东案由广东省检察院侦查终结,由江门市检察院向江门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对余的指控系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法院于当天受理此案。

            2005年8月16日广东省江门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余振东案。余对被控罪名供认不讳。

            2006年1月31日,美国司法部门以签证欺诈、洗钱、非法入境等15项罪名,对许超凡、许国俊及其亲属共5人提起诉讼。

            中行开平案两主犯今日在美接受审前听证,辩护律师向本报记者透露,两人目前不打算认罪以换取较轻刑罚

            许超凡、许国俊,新中国成立以来贪污、挪用数额最巨的中行开平案中的两名主犯,2月10日将在美国参加庭审前的听证会。他们与其三名亲属面临15项罪名的指控,其中多项在美国属于重罪。

            两名被告在美国的辩护律师向记者证实,此前,“两许”均拒绝了协商遣返问题。但有专家分析,二人在美国定罪后仍可能被驱逐出境,同时由于中国方面的持续努力,因此,不排除二人此后改变想法的可能性。“余振东模式”能否在“两许”身上延续,一段时间内仍难确定。

            美国当地时间,2月10日上午8时30分,原中国银行开平支行行长许超凡、许国俊,将出现在内华达州联邦地方法院,参加开庭前的听证会。

            两名被告在美国的辩护律师均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在听证会上,两人将对法官做出是否认罪的表示。而在此之前,他们均已拒绝遣返回国受审。

            10天前,即1月31日,美国司法部对外宣布,以签证欺诈、洗钱、非法入境等15项罪名,对许超凡、许国俊及其亲属共5人提起诉讼(以下此案简称‘两许案’)。

            2001年10月,中行开平支行案发。美国司法部文件称,该行三任行长许超凡、余振东和许国俊涉嫌勾结贪污、挪用巨额资金4.85亿美元,分别逃到加拿大和美国。专业媒体《财经》杂志称此案数额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之最,至今仍未被超出”。

            其中,余振东于2002年12月19日在洛杉矶落网,在美国接受审判后,经中美协商,2004年4月16日被遣返回中国。“两许”则在余被遣返半年内分别在美国落网。

            2005年中,中国公安部、司法部就已经开始与美国方面协商对“两许”的遣返工作,并与两名犯罪嫌疑人当面沟通。但遭到两人的拒绝。

            而有法律专家分析,拒绝遣返的许超凡、许国俊,在美国定罪后仍可能被驱逐出境,加上中国方面的持续努力,因此,不排除二人在审判过程中改变想法的可能性。

            2月10日的听证会,主要内容是法官询问被告是否认罪。许国俊和许超凡的辩护律师介绍,据他们了解,几人都不打算认罪

            2月10日的听证会,主要内容是法官询问被告是否认罪。2月8日和9日,许国俊的辩护律师布雷特·惠普尔(BretWhipple)和许超凡的辩护律师米切尔·珀森(MitchellPosin)介绍,据他们了解,几人都不打算认罪。

            这是自拉斯韦加斯的联邦大陪审团对5人提起新的诉讼以来,在正式开庭前举行的一场听证会。

            今年1月31日,美国司法部主管刑事犯罪的助理部长艾丽丝·费希尔(AliceS.Fisher)对外宣布,正式对中行开平支行两位前行长许超凡、许国俊及其亲属共5人提起诉讼,另三人分别是许超凡之妻邝婉芳、妻兄弟邝华宝(在逃)及许国俊之妻余英怡。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9月下旬和10月初,许国俊和许超凡分别在堪萨斯州和俄克拉何马州一个小镇上落网。

            2月9日,内华达州联邦地方法院有关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证实,计划在2月27日正式对“两许案”开庭审判,到时候有关证人也将出庭。

            律师布雷特介绍,如果被告人上诉,案件审理可能会持续更长的时间,“少则两三个月,多可至一年半载”。

            布雷特在电话中笑称,由于许国俊无法支付律师费用,法院指派他为许国俊辩护。按照布雷特的说法,5名被告均有一名辩护律师。

            目前,这两位由美国政府出资聘请的律师正在为开庭积极准备。在布雷特看来,“两许案件”的发生主要源自中国当时金融制度的管理漏洞。

            “他的欲望很大,总是希望获得更多的金钱。”布雷特律师2005年2月接手此案,他对自己的当事人许国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5年9月,布雷特就此案飞赴中国广东,和当地的证人进行联系。在此期间,布雷特还见到了此案另一同伙余振东本人,以便能从余案中获得一些有用的经验。

            而在此前的8月16日,余振东案在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余振东贪污公款8247万美元,挪用巨额资金1.32亿美元、人民币2.73亿元、港元2000万元。余振东对上述指控供认不讳,但此案至今仍未宣判。

            今年2月8日,江门市中院研究室的雷志强介绍,余振东案的管辖权已经收归最高人民法院。

            在美被视为重案公布于美国司法部官方网站上的文件显示,对“两许案”的起诉是由拉斯韦加斯的一个联邦大陪审团提起

            即将担任“两许案”审理的内华达州联邦法院,也是当年余振东受审的法院。而且,两案的主审法官也系同一人———该法院的首席法官菲利普·普罗。普罗自从1987年便在内华达州联邦地方法院担任法官。

            在美国的法院系统,联邦法院系统和州法院系统相互独立且并行,均分为三级。

            通常情况下,一个刑事案件究竟是由州法院还是由联邦法院管辖,主要看指控的罪名是州罪还是联邦罪。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岳礼玲认为,余振东和“两许”均系联邦法院受理,表明为重罪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shunde520.cn all rights reserved